沈一笑(努力填坑ing)

你们对皮的力量一无所知

七夕快来了,许个愿吧。
我也想和某些魔道粉一样一夜看完霹雳。(危险发言)

七夕大噶一起来啊~

吃md描图的瓜有感

吃了这么多瓜,感觉这一届魔道粉丝不行啊。

首先,金家的家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牡丹吧。什么时候变成了藏剑山庄的标志?
蓝家的家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云纹吧。什么时候变成唐门的标志了啊?

第二,文里面有写金家穿的衣服是圆领,不一定是圆领袍,有可能是襕衫。具体是哪一种我记不清楚了。

第三,书里面有写蓝家除了云纹抹额以外。还有白衣大袖,花纹有可能是蓝色的。但是大袖又分到底是广袖呢还是大氅呢?还是琵琶袖呢?还是曲裾呢?我不知道,反正你们秀秀没写。

第四,莲藕排骨汤不仅有甜的,还有咸的。

第五,不要看到什么红黑配色就是你们家魏无羡。会吹笛子小哥哥小姐姐多了去了。

外,夷陵老祖我只认陆伯言。

还有,对于你们喜欢的东西都不看仔细一下的吗?

原文在我空间

素还真玩sm吗?
把你绑柱子上,让傲笑红尘扮演风采铃无忌天子扮演你。在台上给你现场直播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大家在旁边给你鼓掌。

☞今天早上讨论出来的傻屌脑洞
☞含佛书,日月。
☞权当做七夕节前的小甜品。

最近一页书有些不太高兴。
什么叫不太高兴?
是特别不高兴!
佛剑分说已经三个月没来云渡山了。
于是整个云渡山的气压特别低,这个低气压随着一页书的目光一直蔓延到了不解岩。
而不解岩某位大师不解其意,还背起佛牒屁颠屁颠的跑到三分春色找儒道两位顶峰谈事情去了。
哼。佛剑分说你等着。
一页书忿忿不平。
于是拂尘一甩,往琉璃仙境找可爱的某白莲去了。

………………………………………………吾系分割线………………………………………………

“素还真!说!昨天晚上去森狱干嘛去了!”可以明显感受到琉璃仙境在颤抖。
是谈无欲。
“师弟啊,听我解释啊——”素还真语气明显委屈。
“你解释有用吗?!哈!我是知道了,你是看上森狱的玄同了!对不对?!”
“不系啊!师弟!听我解释!我和玄同是清白的!”素还真紧紧拉住谈无欲收拾包袱的手。
“不要解释了素还真,我谈无欲看透你了!”谈无欲挣脱素还真的手往门外跑去。

没成想一页书就站在门口。

一页书:……
谈无欲:……
素还真:……前辈好……

一页书深感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继续。”

说完一页书化光急急而去。

素(尔康手):“前辈麦走啊——”

………………………………………………唔系昏割线………………………………………………

定禅天内,净琉璃菩萨在喝早茶。
风吹莲动,岁月静好。
“真是好天气啊。”菩萨端着茶感慨了一下。

咻——

是一页书化光而过。
净琉璃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只见净琉璃菩萨将手里的花往天上一抛。

“轰隆——”

一页书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
净琉璃菩萨蹲在一页书身边,笑眯眯的问:“佛友啊,你怎么了?佛剑又双叒叕不见啦?”

“不是,他老是往三分春色跑然后我就……(此处省略一千字)。”一页书话匣子大开。

净琉璃菩萨嘴角上扬的角度越来越高。

看着净琉璃笑容可掬的脸,一页书不知怎的心里有些发毛。

“佛友啊,”净琉璃菩萨抿了口茶。“你先在定禅天做几天客,散散心。”

“好吧……”一页书咬了一口素点。
……………………………………………………我是分割线……………………………………………

几天后。琉璃仙境。
“请问一页书来过吗?”佛剑分说问到。他很努力的无视掉素还真脸上的指甲挠痕。
“一页书前辈啊,几天前来过。但很快就走了。”素还真回答道。

“多谢。”佛剑分说快步离开往定禅天方向去了。
……………………………………………我系昏割线………………………………………………
“请……”佛剑分说一个问字就硬生生的被他吞下了肚。

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一页书衣衫不整,枕在净琉璃怀里睡得正香,净琉璃墨发如瀑披散而开,一手支头,衣襟敞开,似乎也睡着了。

佛剑分说顿悟,原来爱是一道光。

佛剑分说摸摸鼻子,准备转身就走。

“佛友,既然来了,不坐会儿再走?”是净琉璃。

佛剑回头一看,一页书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旁边喝茶,净琉璃怀里着捧花,长发梳的整整齐齐。哪里还有刚刚的景象。

“看来佛友是执迷于色相了。”净琉璃菩萨道了声阿弥陀佛。

“哼。”一页书用眼神告诉佛剑,再不过来,你就死定了。

于是佛剑分说老老实实的坐下了。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呢。

(完)

【梦鷇】一夜鱼龙舞(抢先骗)

☞大噶好,我爬出来码字了

☞先放一点点,最近删了又写,写了又删

☞卡文好难受啊

☞前文链接走评论

    后来三余无梦生经常出现。

    清晨,鷇音子在院子里打太极三余无梦生就坐在屋顶上喝茶,早上鷇音子做早课三余无梦生就在一边补觉,中午鷇音子在后院里背书三余无梦生就在凉亭里下棋,傍晚鷇音子在花园里浇花三余无梦生就在假山上弹琴。

    简直是……阴魂不散嘛。

    有几次三余无梦生甚至半夜出现在了鷇音子床上,虽然美其名曰增进感情,但还是吓得鷇音子抱着被子尖叫着冲进老道长房间里。

    虽然这些给小鷇音子留下的都不是什么好印象,但是鷇音子最后还是慢慢习惯了三余无梦生的存(tiao)在(xi)。

    有时老道长讲经,三余无梦生兴致一来就纵身一跃,倚靠在老道长身后的屏风上。就仗着别人看不见他,时不时拿鱼食儿砸一砸下面坐着打瞌睡的弟子,且百发百中无虚弦。唬的鷇音子一愣一愣的。

    有一次老道长下山捉妖去了,留着一干弟子在道观自习。当时风和日丽,鸟语花香。鷇音子望着窗外的花蝴蝶正出神,忽然脑门上挨了一下,疼,钻心的疼。

    抬头一看,三余无梦生一手撑着头一手有一下没一下颠着鱼食儿,笑眯眯的看着他。朝他做口型:“过来,快过来。”

    鷇音子揉着发红的额头噘着嘴磨磨蹭蹭的走到三余身边,并不说话,只是偏过头去只看老道长留在纸上的笔迹。

    三余无梦生坐在老道长的椅子上,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鷇音子笑。

    “想下山吗?”三余无梦生笑的纯良。

    “嗯?!”鷇音子有些惊讶。下面正在翻书的弟子纷纷抬头看鷇音子,鷇音子红着脸迅速低下头。三余无梦生看着鷇音子绯红的脸,心有所动。

发现自己上了mx粉的枪毙名单……
我怕死
真的

但我还敢(嘻嘻嘻)

接上一篇http://shenyixiao626.lofter.com/post/1eb892b1_ef22a731
小伙伴指出,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既吃过霹雳家的芙蓉鸭又吃过mx师傅的新式菜的,回去还跟其他人讲两个菜是一样好吃的。而且mx师傅做的菜更有新意一些。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其实很简单。

他们吃的根本是同一道菜。只不过一个浇上红烧汁看上去更诱人一些。

想起以前有人曾经做过一个实验。

某酒庄邀请一群知名的品酒师一起品酒。干红葡萄酒,大家给出的都是香醇之类的评价。干白不一样。大家评价是良莠不齐。然后实验者给干白中加了一点色素,让它的颜色看起来更像是干红一些,品酒师的评价几乎一致的跟红酒相同。

干白还是原来的干白,只不过它的颜色发生了改变。

同理,芙蓉鸭还是那道芙蓉鸭。只不过某人把它做成了红烧的,本质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浇上红烧汁这种小把戏。顶多就是骗骗自己找个心里安慰。
我在芙蓉鸭浇上了红烧汁,这道菜就变成了红烧芙蓉鸭了。这道菜就变成我自己原创的啦!噢耶!原创万岁!

呵。

还是那句话,菜吗?多走几家尝一尝。就知道哪一家比较好吃了。

记住,作为食客。

不要死磕在一家摊子的红烧八宝芙蓉鸭上。说不定你的生活中可能还会有章鱼小丸子姜母鸭烧腊片皮鸭串串香煎饼果子小土豆臭豆腐生煎包锅贴饺子大馄饨呢?

你说对吧?

今天有人和我提了mx融梗的事,
我个人觉得有人看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
举个例子
霹雳三十年一直专注于做芙蓉鸭这一道菜,不宣传,不打广告,老老实实的用心芙蓉鸭这一道菜。
大家都公认他家芙蓉鸭好吃,只是吃过人的不多而已。

而mx偷师学艺,把芙蓉鸭这道菜偷偷做成了红烧八宝芙蓉鸭,拔丝芙蓉鸭,清蒸芙蓉鸭之类的新式菜,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说白了,还是那道芙蓉鸭。
mx借用新媒体时代的东风,利用新媒体的影响,号召那些没吃过芙蓉鸭的人来吃她做的菜。
吃过霹雳家芙蓉鸭的人自然尝的出来。
而没吃过芙蓉鸭的人第一次吃到mx的芙蓉鸭,惊为天人,于是就把mx做的芙蓉鸭吹上了天。到处吹,还跑到其他饭店茶馆子澡堂子里头吹mx的菜最好吃,其他的厨子比不上mx的手艺,尤其是西子绪的油烹大虾。

mx偷师学艺的事自然露了马脚。但她死不承认,并且说红烧八宝芙蓉鸭,拔丝芙蓉鸭,清蒸芙蓉鸭这些新菜都是她的。
老食客看后自然是呵呵一笑了。
耐不住上头的人好奇,一次招待会上选了mx的菜。尝了尝,发现也就那样。

可是下面的人一看,认为那可不得了了,mx出名了!祖国有希望了!厨子有希望了!

吃过霹雳家芙蓉鸭的人不屑一顾。

只吃过mx做的芙蓉鸭的人还在吹:mx师傅做菜好吃啊,都选上招待会了!
他们不知道,霹雳家的芙蓉鸭一直在钓鱼台的菜单上排首席呢。

说到底,还是吃过的菜太少了。
菜好不好吃,多走几家,尝一尝自然就知道了。

☞不要饿肚子的时候看!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