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一笑

老福特作死小能手
死盗友不死贫道~
福生无量天尊。

我们来做一道题吧,扩写句子

原句是:“恕我直言,所有双担都是SB。”

怎么扩写?
先来找到句子主语,双担。
缩写句子↓
双担是SB。
问题来了,什么样的双担是SB呢?

发现问题了哈~
然后再来扩写句子,
给主语加上定语。

给魔道,tgcf和mxtc不惜一切代价洗白的双担

都是SB

所以答案就是
“恕我直言,给魔道,tgcf和mxtc不惜一切代价洗白的双担,都是SB。”

dei,我就来骂双担的。

在下素某,有何贵干

主谈无欲视角

CP是日月,龙剑

校园设定,喜剧向,极度OOC。

文中有部分情节灵感来自于漆七太太

一    那个男生

我叫谈无欲。是中原第一中学的一名普通的高中生。我现在正骑着我酷炫的自行车去往“平平无奇”的学校。

由于我拥有一头俊俏的银发,一路上吸引了无数女生的目光。我几乎可以想象:一位英俊的少年骑着一辆酷炫的自行车穿梭在早高峰的车间,夏天最后一缕炽热的风拂过这位少年英勇的银发……这个画面竟优美如斯。

唉,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怎么这么难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快到校门口了,我准备来一个华丽的侧身下车。就在此时,一道七彩光束从我耳边呼啸而过。居然还带着白雾效果?!!!!

呵,不就是鬼火吗。我暗自一笑。这逼装的未免太幼稚了些。

我不疾不徐的一把把车刹住。帅气的拨开迷雾,“看我谈无欲的抓……”就在我准备大招之际,我抬头一看……

这是他*的根本不是鬼火啊!!他*的是飞机啊!!!!!飞机!!!!!还是能垂直停飞的直升机!!!!!!还是自带喷气效果的莲花型敞篷飞机!!!!!!!这逼装的超纲了!!!!!!超纲了啊喂!!!!!!!

只见飞机平稳的落在地面上,飞机上那人拾阶而下(哪里来的台阶???),在众人的感叹声中那人竟转过头来看着我。

那人穿着熨烫整齐的校服,一头白发梳的一丝不苟,长得面如冠玉,生得一对漩涡眉,眉间一点朱砂,一派书生意气。可惜,没我谈无欲帅。

我扶着车,与那人四目相对。

只见那人面无表情地掏出一个遥控器朝着飞机摁了一下,“滴——”的一声。只见那架飞机开始迅速的折叠,缩小,最后成了一个精致的莲冠模样飞到那人头顶上。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就在我讶异之际,那人突然凑近,呼吸可闻,登时吓得我心脏漏跳一拍。只见他抬手扶了扶莲冠笑道:“同学,你的校徽亮的和镜子一样。谢谢。”说完他转身离去。

人群继续涌向校园,风还在继续拂着行道树微黄的叶子,阳光继续照着每一个学生踏进学校的身影。而我的时间却好像停在那人对我笑的那一刻。

“嘿,老谈!怎么杵在这里?”一个人勾住我的肩膀,是剑子仙迹。

“剑子,”我收回思绪,“刚刚那个开飞机的你认识吗?”

“知道啊,”剑子仙迹挠挠头,“就是和你并列第一的那个素还真啊。”

好嘛,素还真,我记住你了。

待续

说一下
我原来的微博是ID是夜凉吹笛不见君。个人觉得该id太过于正经严肃文艺浪漫比较不符合我骚浪贱的特质。遂改名为沈一一一一笑啊。
后我手机电池坏了,格式化一次。

再加上原手机号绑定了我社团的官方微博,所以那个叫沈一一一一笑啊的那个号码因无法找回,已经作废。
现在的微博id是皮皮笑家的一笑。

欢迎大家找我催稿和要表情包。❤

试读

红叶落霜

棋邪×一刀斋

  @怢铭――可以叫我铁名

在一刀斋遇到棋邪之前,他是一位快乐的刀客。

遇到棋邪之后……他还是一位快乐的刀客,只是这个快乐不是我们平常说的那种快乐……应该是快落。

 

记得那天是一刀斋的998次胜利。

“无敌……是多么……寂寞……”一刀斋望着天空,感叹道。已经挑战完东瀛所有善用道剑者的一刀斋觉得自己是时候出发前往苦境,一会中原的武学高手交流武学心得,顺便弘扬一下东瀛的刀法。

也是那天,在灿灿十里红枫林中,一刀斋见到了那一抹改变了他一生的蓝。

 

那是一抹极不寻常的蓝,或者说,一坨毛茸茸的蓝……

那来者束发高冠,飞眉入鬓,风度翩翩,自生一股运筹帷幄之态。一不过看就是个读书人。

“没意思。”一刀斋觑了来人一眼,快步赶往中原方向。

“这位兄台,请问东瀛棋圣可在此处?”来者向一刀斋很有礼貌的拱手。

而传入一刀斋耳朵里的却是:“與%……**&@おえかりぃ#$@%&……”

嘛玩意儿?原来这家伙连东瀛话都不会说。

一刀斋想着,对来者投来慈爱的目光,那人一见一刀斋露出“慈爱的”目光就自觉的收了声,掏出纸笔写好后递给一刀斋。

“あの……あなたは棋聖さんを探しますか?”一刀斋问道。

这回换来者一头雾水了。

碎碎念
我不想写论文